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华文天下要做出版业孵化器 盛大资本背后助力

发布日期:2021-07-23 23:52   来源:未知   阅读:

  ]在盛大的资本支持下,华文天下正在按照品牌+平台的方式,构建一个出版业孵化器。

  2009年9月,盛大文学宣布收购华文天下51%的股份。虽然华文天下总编辑杨文轩对于外界传言超过1个亿的收购价格不置可否,但是他还是承认占到了盛大文学对外收购的很大一个比例。把自己定位成版权运营公司的盛大文学,要打造一个由数字出版、线下出版、无线阅读、影视游戏、动漫等多种业务组成的完整文化产业链,必然要选择一个优质的出版公司,谋求线下出版事业的深度发展。

  “盛大文学的网站是大江大河,里面什么都有。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这条江河里面引水流出来,再挖一个精养鱼池,把那些有潜力的鱼放在这里养,然后实现他的价值。”杨文轩这么形容自己跟盛大的合作。

  实际上盛大文学在收购华文天下之前,已经把国内知名的民营公司摸了个遍,之所以最后选择了杨文轩的团队,很大意义上来说,无非是看重了两点。第一是稳定,这个团队从2001~2009年近10年时间内,一直稳定在民营书业排名的前五名,而核心团队也已经持续合作了10年。第二是规范,不像很多家族或者作坊式的图书策划公司,华文天下的财务数据一目了然,甚至很早就上了ERP系统。这也是它最后能够被盛大吸纳的重要原因。

  “有钱以后做什么?”这是获得投资以后的杨文轩被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其实也是一个关系到华文天下今后发展的问题。图书是创意产品,不是标准化和流水线可以生产出来的,这也是为什么集约化、规模化的道路很难的原因。有的时候,公司里上百个人策划出来的产品甚至不如一两个高手灵光一现卖得多。而资本的进入必然要求产生更大的收益,这个压力,是很多小日子过得不错的书商不愿意去承受的。

  杨文轩心里很清楚,一架大飞机更加考验他的驾驶技术。他在描述产品构思的时候说:“对于大公司而言,产品结构比畅销更重要。畅销书成本往往很高,是用来冲现金流,做影响力的,所以必须有稳固的中间层产品,这样不至于稍不谨慎就崩盘。”

  其实杨文轩这种做法,有一定的历史原因在里面。2004年的时候,入股他们公司的台湾资金撤走,他和合伙人买下了所有股份,为此背负了较大的债务。现实情况逼得他只能稳健操盘,放弃很多高版税、高知名度的一线作家,转而做一些中间层的产品。比如他们出版策划了 《梁实秋作品集》、《张爱玲作品集》、《三毛作品集》、《刘墉精品集》、《王小波作品集》等名家套系作品,保证长销。又着手开发了一系列自己组稿的低成本图书,例如“美丽英文”系列,一下就做了200本。

  “当代名家的书每年签一两套就了不起了,畅销书是可遇不可求,中间层的运作是保证了我们有20%~30%的利润率。而一般出版社,也就百分之十几。”杨文轩说。

  当然,现在华文天下不缺钱,不必像之前那么保守,一线年初,韩寒和饶雪漫分别与华文天下合作的杂志《独唱团》、《少女阅读梦工厂》相继浮出水面,也引起了所谓的“转会风波”。作家不存在转会问题,但是至少这些畅销作家都会把一些精力放在跟华文天下合作项目上。杨文轩现在让公司的人把各个写作领域最顶尖的人全部列出名单来,一个个去谈,虽然心里还是觉得推新的作者比做名家有成就感,但还是要去做:“他们如果要求起印30万册,就算只能卖20万册,现在我们也做,因为要考虑公司的品牌和产品结构高低搭配问题。”巩固现有利润主体,再用捆绑合作的方式找名家,是杨文轩2010年对于产品的重要思路。

  产品结构只是一方面,做策划人的创业孵化器,是杨文轩更大的算盘。香港彩霸高手论坛,他从2004年、2005年的时候就开始投资各类小公司,现在旗下一共拥有弘文馆、天行健、繁星、天地坊、朗读者、江河文化、远见卓识、如是、常青藤等9个出版独立品牌,他说:“再有两三年时间,我们会拥有30~50个这样的独立品牌,在每个垂直领域里面都是响当当的。盛大收购我们,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描述的出版品牌+平台的未来方向。”

  他在华文天下提出了一个“28计划”,每个月28日,杨文轩抽出时间听愿意加盟的品牌、独立策划人或者自由撰稿人讲创意和项目,为他们提供创业机会,建立多个合伙制子公司。他说:“太小的公司在市场上很难立足,太大的公司官僚化。无论是美国的兰登,还是台湾的城邦,这些最顶尖的出版公司都是这种出版品牌+平台的模式。出版品牌利用平台,共享发行、物流、印刷、媒体和管理等很多资源;策划人可以免被琐碎事务打扰,专心于自己最擅长的创意部分,这样做的结果是降低运营成本,提高规模效率。”

  既照顾到创意产业可以只靠一两个人的智慧和思想出成果;又解决了很多创意者在其他出版产业链上无助的现状,还从产权根本上解决问题,实现机构搭台,个人唱戏的最优结果。这是资本的力量,是杨文轩拿到钱以后的计划,也是这个一向喜欢考虑公司结构、产业环境的出版人最想干的事情。

  2010年,业界已经给华文天下预先扣上了“码洋第一”的帽子,这无疑是一种压力。怎么对接盛大文学的管理体系和互联网文化氛围,40人扩大到160人效率如何保证,到底是要畅销书还是要利润率,杨文轩面临的挑战还很多。